【百孝图谱】朱百年痛母断绵

家风家训 34 2020-11-24 14:49:01

 

  【原文】:

【百孝图谱】朱百年痛母断绵

  朱百年,南北朝时会稽山阴人也。少有高情,家居奉亲,绝意仕进。亲殁,服阙后携其妻孔氏入会稽南山,采药伐薪为业。然将药薪置道上,任听行人取之,每日如是。众咸以为怪,积久方知是朱隐士所卖,购者可自酌量需用若干,留钱多少不拘,取药或薪自去。时人著为诗歌,美其高风雅度。隐迹晦名,不与世人交接,大有入山必深、入林必密之概。当时皆叹为闲云野鹤,可望而不可即。然百年一生惟与其同县孔颐者交称莫逆,始终无间。家素贫,母以冬月亡,殓衣无絮绵。百年自此永不衣绵,示不忘母。当严寒时,北风始吼,雪花飞舞,夜往访颐长谈,因留宿,饮酒醉卧。颐见其尚著单衣,取被覆其身。百年酒醒后,自以手将去被,语颐曰:“绵果奇温。”因流涕悲恸。颐亦为之伤感。其后百年死于山中。蔡兴宗时为会稽太守,遣人饷百年妻孔氏米百斛,孔氏使婢诣郡门奉辞。人以比粱鸿妻云。

【百孝图谱】朱百年痛母断绵

  【译文】:

  朱百年,南朝宋会稽山阴(今浙江会稽县)人。自幼有高情雅致,居家侍奉双亲,没有一点做官的想法。双亲去世,他服丧三年期满后,携带妻子孔氏进入会稽南山中,以采药砍柴为生。他把药材和木柴放在道路上,让人随意取用,每天都是这样。众人当初都感到奇怪,时间久了才知道是隐士朱百年放置的,购买者根据自已的需求多少取用药材或木柴,随意留下钱而去。当时有人写了一首诗歌,赞美朱百年的高风亮节。朱百年隐姓埋名,不与世人来往,大有入山必深、入林必密的意思。当时人皆赞其为闲云野鹤,可望而不可即。朱百年一生只与同县孔颐交情最深,关系始终很亲密。他家本来贫寒,母亲在冬天去世,入殓时没有丝绵絮。从此以后,朱百年再不穿丝绵,以示不忘母亲。数九严寒,北风呼啸,雪花飞舞。朱百年这时夜访孔颐,与之长谈,醉酒而卧。孔颐见他还穿着单衣,就拿被子给他盖上。朱百年醒来后,自己把被子掀去,对孔颐说:“丝绵絮果然很温暖。”于是痛哭流涕,悲恸不已。孔颐也为之伤感。后来,朱百年死于山中。蔡兴宗当时任会稽太守,派人给其妻孔氏送去一百斛米。孔氏不受,让奴婢送还至太守衙门。人们把她比作东汉的粱鸿妻孟光。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由家风家训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百孝图谱】狄仁杰心随云飞
下一篇:【百孝图谱】陶侃庐墓感鹤仙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