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还舐犊,凡鸟亦将雏

家风家训 27 2020-11-24 14:49:24

 

老年还舐犊,凡鸟亦将雏

  父母慈首先就表现在父母对子女的关心和爱护上。

  《礼记·文王世子》载:周文王问儿子周武王说:“你梦见过什么?”武王回答说:“我梦见天帝给了我九颗牙齿。”文王问:“你认为这意味着什么?”武王说:“西方有九个国家,君王大约最终会获得它们吧。”文王说:“不对,齿就是年龄。你梦见九齿,是获寿90岁。我100岁,你90,我给你3岁吧。”后来,周文王果然活到97岁才去世,周武王93岁去世。从这很平常的故事可以看出,父母的慈爱是无私的,不仅物质财产、荣誉、职位可以给予儿女,连寿命也可以无私奉献。

  西晋太尉王衍少壮登朝,直到白首,口中雌黄,清谈误国,唯独对自己的亲生儿子感情至深。他的幼子夭折,他悲不自胜。山简劝他说:“孩抱中物,何至于此。”王衍动情地说:“圣人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钟,正在我辈。”也就是说,儿子是他最钟情的。金朝诗人周昂在《失子》诗中写道:

  白发飘萧老病身,几因儿女泪沾巾。

  虚谈误世王夷甫,只有情钟语最真。

  白居易唯一的儿子在3岁时就夭折了,白居易悲伤万分,为此他还作了一首诗《哭崔儿》:

  掌珠一颗儿三岁,鬓雪千茎父六旬。

  岂料汝先为异物,尝忧吾不见成人。

  悲肠自断非因剑,啼眼加昏不是尘。

  怀抱又空天默默,依前重作邓攸身。

  不久白居易在体会了这种刻骨铭心的痛之后,又作了一首《初丧崔儿报微之晦叔》:

  书报微之晦叔知,欲题崔字泪先垂。

  世间此恨偏敦我,天下何人不哭儿。

  蝉老悲鸣抛蜕后,龙眠惊觉失珠时。

  文章十帙官三品,身后传谁庇荫谁。

  “掌珠一颗儿三岁,鬓雪千茎父六旬。”人们常以“白发人送黑发人”来表达老年丧子之痛,白居易道出了所有天下父母至深至痛的情感。读到白居易“天下何人不哭儿”的诗句,不由想起北魏李崇智断案中的两位父亲。

  北魏时,寿春县人苟泰有一3岁儿子丢失多年,不知所在。后在同县人赵奉伯家找到。二人都说孩子是自己的亲儿子,并有邻证。郡县不能判断。案子转到扬州刺史李崇处。李崇说:“这案子很好判。”令苟泰、赵奉伯二父与小儿各住一处,不准探视。几十天后,派人对二父说:“你们的儿子因病暴死,可以出来奔哀。”苟泰听了,号啕大哭,悲不自胜。赵奉伯只是哀叹惋惜。于是,案情大白。李崇把小儿还给苟泰。赵奉伯承认说,先有一子,不幸死亡,故冒认此儿。

  由二父哭儿的案子可知,亲生父子固然骨肉情更深,即便是非亲生的养父,也仍有深厚的父子情分。

  明成祖朱棣很喜欢二儿子朱高煦,据说朱高煦风流潇洒,能征惯战,像极了他老子。老大朱高炽就完了,相貌平平还是个瘸子,当爹的不怎么待见他,没事老给他小鞋穿,时不时就想废掉他太子的宝座。明王穉登《虎苑》载:有一次,朱棣带着许多大臣参观一幅画,画中是一只老虎带着幼虎嬉戏玩耍,正当朱棣看得起劲时,一直追随太子的解缙不失时机地题诗道:

  虎为百兽尊,谁敢触其怒。

  惟有父子情,一步一回顾。

  读了解缙的诗,朱棣幡然醒悟,马上派人到南京接回朱高炽,正式册封他为太子。“谁道群生性命微,一般骨肉一般及。”一幅画、一首诗,竟然让雄才大略的朱棣改变了主意,显然是受了“舐犊”之情的震撼。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由家风家训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哀哀父母,生我劬劳
下一篇:叶小文谈慈孝文化:激扬浊清涵养社会风尚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