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班”子承父业

家风家训 29 2020-11-24 14:49:39

 

“马班”子承父业

  孔子要求子承父志:“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从孝的角度分析,“干父之蛊”,子承父业,这正体现了子女将自己视为父母生命的延续,体现了对父母的敬爱与感激之情。

  司马迁的父亲名叫司马谈,原来担任“太史令”,是当时史坛上的泰斗。

  西汉武帝封禅泰山,没让太史公司马谈参加,车驾浩浩荡荡东去,司马谈被滞留在周南(今洛阳一带),忧愤而死。临终,他握着儿子司马迁的手,一边悲泣,一边告诫说:“你的祖先是周朝的史官,曾显功名于虞夏,后世中衰。我矢志著史,可天子封禅泰山,我不得从行,这是命也。我死后,你为太史,一定要继承我的遗志,写出一部流传千古的史书,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此孝之大者。”

  父亲死后,司马迁任太史令,立下“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誓言,开始发愤写作《史记》。正当他专心致志写作的时候,一场飞来横祸降几乎断送了他的生命。将军李陵作战失败投降了匈奴,司马迁为李陵辩护,得罪了汉武帝,入狱受了宫刑。宫刑是伤残人的生殖器官的酷刑,辱及祖先,见笑亲友,是受刑者的奇耻大辱。司马迁羞愤交加,万念俱灰,绝望地说:“亦何面复上父母丘墓乎?”几次想了此残生,但为了完成父志,忍辱负重,继续写作,终于完成了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纪传体通史巨著——《史记》,这部书被鲁迅誉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司马迁不仅成为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史学家,而且成为史官继承父志,扬名后世的典范。

  司马迁对自己的这段生死抉择,有一句传颂千古的名言:“人固有一死,死有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从某种意义上说,完成父亲的遗志,扬名显亲,就是司马迁认定的“重于泰山”。

  司马迁是古代史官中的佼佼者,仅次于他的东汉太史令班固也是“干父之蛊”的楷模,后世把二人合称“马班”。班固的父亲班彪曾写成记载西汉历史的《后传》六十余篇,班固以父亲所续前史未详,乃潜精研思,继承父业,在《后传》的基础上写成中国第一部纪传体的断代史《汉书》,这实际上是父亲修史的继续。后来,班固遭逮捕死于狱中,《汉书》的八表及《天文志》尚未完成,班固的妹妹班昭续成八表,《天文志》由马续奉诏完成。可以说,传世至今的《汉书》,是经由班彪、班固、班昭和马续四人撰写,历时几十年才毕其功的。当然,其中最主要是班固二十余年心血的结晶。班固的妹妹班昭也成为历代赞颂的、继承父兄之业的孝女。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由家风家训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花木兰替父从军
下一篇:归钺以德报怨孝继母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