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农民立场

家风家训 25 2020-11-24 14:49:47

 

父亲的农民立场

  我不附和西方的“父亲节”,因为,我对父亲的回忆和怀念,总是和乡情乡愁相连,虽非日日,确是月月年年。

  父亲是普通的农民,但又不是那种固守田园、精于耕作的老农。他与母亲结婚之前,曾在北京待过数年,那时爷爷在前门大栅栏云居寺胡同开了一个小小成衣铺,也就是做衣服的小店,只有一个学徒叫贾云行。爷爷希望父亲做第二个徒弟,但父亲坚决不肯伏案裁剪,于是去了“鲜果局”,就是水果店。父亲说是一个大店,因为那里总是最早看到南方的应时水果,因而父亲对南方的鲜果例如橘子、菠萝、荔枝及香蕉等十分熟稔,从而也知道南方的季候出产以至风土人情。

  回到老家务农后,父亲被认为是有文化的人。他能写会算,长期担任生产队会计,但文化和见识丝毫没有改变他身为农民的朴实和憨厚。他的账,不容一分钱的差错,不许占集体一丝一毫的便宜。有时账目发生一点混乱或是几毛钱对不上,他会在寒冷的冬天急得满头冒汗,铺开账簿在煤油灯下一遍又一遍地查对,直到精确无误。乡亲们说:人们可以怀疑一切,但决不怀疑父亲的账目。

  父亲的立场朴实而鲜明,就是农民的视角和乡亲们的利益。父亲很少幽默,但有一回戏谑地对我说,你们在城里,千万别买那些肉制品例如香肠、肉肚儿什么的。我问为什么,他用一个三段式推理说:咱农村病死了牛羊猪狗之类,人们舍不得扔掉埋掉,去哪儿啦?加工成香肠啦。谁买谁吃?咱乡里人知道底细,绝对不吃,不就运到城里卖给你们了?

  我质疑农民怎能这么干!父亲说,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们城市总把残次农药、化肥、种子,还有报废的汽车、农机什么的弄到农村来卖,我们农民就不能骗骗城里人吗?虽然偏激,但我无言。

  父亲的农民立场,还有更郑重和激烈的。大约二十年前的夏季,我正在中央党校学习。我们县上的领导带随员来京找我,说县里某村农民集体闹事同政府打官司,就要开庭了,情况紧急。希望我从报社角度为县上说话或写篇报道、写内参,以及能否疏通法院高层。我对此事有所耳闻,说在党校脱产学习只能打听一下。

  后来回老家,父亲严肃地对我说:“听说县里为那个官司去北京找你。你千万不能帮他们。他们欺压老百姓,这事是农民占理。别考虑县上的什么关系,咱们家也没有什么事求他们的。”

  言之凿凿、义正辞严、情真意切,令我终生难忘。这就是为农民的父亲,这就是农民的立场和农民的情怀!他深深地影响着我,直至永远!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由家风家训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父母开心是最好的孝顺
下一篇:张军:勤劳善良的母亲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