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中的孝子|佛教的中国化

家风家训 73 2021-02-22 07:57:02

 

佛教中的孝子|佛教的中国化

  佛教自两汉之际传入中国,经过与中国传统文化的互相碰撞、互相交融、互相吸收,完成了自身的中国化,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组成部分。突出宣扬孝道,是中国化佛教与天竺佛教的鲜明区别。

  在佛教中国化的过程中,努力适应儒家的人生观和伦理道德观念,探寻二者的共同点,援儒入佛,以儒释佛。

  从人生观和伦理道德观念上讲,儒家视人生为乐,重生恶死;重今生,轻来世;重人间,远鬼神;重视个体生命格局的开发和人际关系结构的建设,通过君臣、父子、夫妇、兄弟等人际伦理有功于社会,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而佛教视人生为苦海,有生老病死四苦相,还要受因果报应、六道轮回之苦;要求人们四大皆空,六根清净,了断生死,超脱世俗,进入涅槃境界。

  因此,儒家思想是奋力入世的哲学,把人生价值实现在今生今世。佛教是消极避世的哲学,把人生价值的实现放在来世,不重视今生今世的人际伦理,主张不跪王者,不敬父母。如佛教的“十恶”主要有:杀生、偷盗、邪淫、妄语、两舌、恶口、绮语、贪欲、瞋恚(chēn huì)、邪见,恰恰没有不孝的规定,而中国的不孝是“十恶不赦”之罪。从教义上看,二者也形成了鲜明的反差和激烈的冲突,如不调合二者的矛盾,佛教很难在中国立足。

  关于沙门不跪拜王者,东晋庾冰、桓玄等人曾强调,沙门必须跪拜王者,南朝宋武帝严令沙门跪拜皇帝。起初,许多沙门还据理力争,如东晋名僧慧远曾著《沙门不敬王者论》。而北魏沙门法果称武帝是当今如来,带头跪拜皇帝,并声称:“我非拜天子,乃是礼佛耳。”这就是说,佛教入中土,经过一段抗争后,终于在中国传统文化面前屈服了。

  佛教传入中土后,又把教义中零散的有关孝的内容突出宣传。如注疏《盂兰盆经》,宣扬目连救母。编《佛说父母恩重难报经》,归纳出十条父母之恩:一、怀胎守护恩;二、临产受苦恩;三、生子忘忧恩;四、咽苦吐甘恩;五、回干就湿恩;六、哺乳养育恩;七、洗濯不净恩;八、远行忆念恩;九、深加体恤恩;十、究竟怜悯恩。

  南朝梁武帝萧衍是最笃信佛教的皇帝,曾作《孝思赋》,这既是一篇弘扬佛法的护教文献,又是一篇宣扬儒家孝道的文学作品。文中以“子路为亲负米”的故事为例,叙述自己创业之初的艰难,无暇顾及父母,当了皇帝后,虽富有天下,而无双亲可孝养的遗憾。其中一句“(父母)慈如河海,(子女)孝若涓尘”意味深长。意思是说,父母对子女的慈爱,如江河和大海那么博大;子女对父母的回报,如水滴和尘埃那么微小。现代的老人常对儿女说:“你们将来能回报我十分之一我就满足了。”其实,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最后,梁武帝决定在钟山下为父亲建造大爱敬寺,在青溪旁为母亲建造大智度寺,来表达“无极之情”,“追远之心”。梁武帝将奉佛与尽孝结合在一起,为实现佛教在道德教化上的中国化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魏晋南北朝时,佛教开始参与民间的丧葬礼俗。“斋七”取代了“三虞”,“百日”取代了“卒哭”,“烧七”、“烧百日”成为祭祀死者的固定礼俗,这期间要请和尚念经超度父母的亡灵,从此佛教开始渗透到中国的丧葬风俗之中。

  这样,佛教不仅为教化孝道服务,使人们更加虔诚地孝敬父母,而且还直接为超度父母的亡灵服务,帮助中国的孝子完成让父母入土为安的心愿。

  从南北朝、隋唐开始,佛教还被千家万户用来作为孝敬父母的万金油,需要什么,就让佛做什么。于是,孝子对父母行孝又有了一条新途径——烧香拜佛。通过它能使重病的父母康复,能为父母延年益寿,能让濒临死亡的孝子顿悟求生,甚至佛教的弃荤食素都可以用来激励孝子上进。唉!可怜大彻大悟的佛啊!来到我们这个“百善孝为先”的国度里,也只好勉为其难,改业向孝了。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由家风家训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你知道备孕的男性也有饮食宜忌吗?
下一篇:印光法师谈为人处世|君子素位而行,切勿怨天尤人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