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文帝以日易月

家风家训 44 2021-02-23 07:02:35

 

汉文帝以日易月

  “丁忧”指古代官员有父母亲属丧,辞去官职,谢绝人事,在家居丧。有时因官员身寄国家之重,如大战在即或正在交战的将帅,有重要政务在身而别人又无法替代,朝廷急需孝子留任,或守制未满而召回朝廷任职,称为“起复”。“起复”出仕后,素服办公,不参加吉礼,称作“夺情”、“夺哀”、“夺丧”。

汉文帝以日易月

  《礼记·曾子问》有“金革之事无避”的说法。“金革”指战争,在战争等紧急状态下,孝子因急于王事,父母死可以不解官居丧,穿着黑色丧服继续在战场上为国效力,叫做“墨绖从戎”,也叫“金革夺丧”。

  清人赵翼《廿二史札记》卷三载:“汉文帝临崩,诏曰:‘令到,吏民三日释服。’按:天子之丧,吏民尚齐衰三月,今易以三日,故后世谓之以日易月。”说的是汉文帝临终遗诏,把天下吏民应该为皇帝服丧三个月改为三天,后世叫做“以日易月”。由于汉文帝“以日易月”,有“短丧之诏”,究竟官员该不该辞官为父母服丧,朝廷没有明确的法令。

  西汉东海郯(今山东郯城)人薛宣为丞相,弟弟薛修为临淄令。后母随弟弟薛修居住。薛宣想迎后母到长安,薛修不让。后母死,薛修辞官守制。薛宣认为,三年丧服“少能行之者”,兄弟因意见不合而反目。结果薛修真的服丧三年,薛宣却没服丧。汉哀帝即位后,博士、给事中、东海(今山东郯城北)人申咸指责薛宣,不供养母亲,不为母亲服丧,薄于骨肉,前几年因不忠不孝免官,不应该再以列侯在朝廷供职。此事闹得不可开交,薛宣的儿子薛况雇凶手斫伤申咸,结果,薛况流徙敦煌,薛宣免为庶人。

  这实际是一场为官者是否应该辞官为父母服丧,不服丧者有没有资格封侯、位列朝廷的争执。可见当时朝廷还没有对丁忧不离职的处理措施,如果不是薛况雇凶伤人,薛宣即便是遭到指责,也不会被免官。

  东汉始把经典中的“金革夺丧”扩大为“政务夺丧”,由武将推延到文臣。东汉太尉赵熹请求为母服丧,汉明帝不许,派使者为他除服。太仆邓彪请求服母丧,“诏以光禄大夫行服”,也就是在光禄大夫任上服丧。桓荣的儿子桓郁、桓焉请求服母丧,汉章帝诏桓郁“以侍中行服”,桓焉“以大夫行丧”,都属于夺情起复。

  因为有不服丧的先例,东汉邓衍不服父丧,汉明帝虽鄙薄他的为人,但朝廷没有服丧定制,也无法治他的罪。

  到东汉安帝时,邓太后临朝,诏“长吏不为亲服丧不得选官”,有的官员提出,州牧郡守应当例外。邓太后死,汉安帝又取消此令。到汉桓帝又重申,不久又取消。

  所以,汉代官员的丁忧不是很严格,很少有人为父母服丧三年。赵翼《廿二史札记》曾追述汉代的丧服,“两汉丧服无定制”,“行不行仍听人自便”,“臣下丁忧,自愿持服者,则上书自陈,有听者,有不听者,亦有暂听而朝廷为之起复者”。汉景帝时,“七国之乱”爆发,情势危急。御史大夫晁错的父亲死,十天后就帮助景帝调拨军粮。汉成帝时的丞相翟方进后母死,安葬后36天就除服办公。

  能为父母守三年丧者,称作“终丧”、“终制”,都会受到舆论的赞扬,如汉武帝时的公孙弘、汉成帝时的薛修、汉哀帝时的原涉、刘茂等都曾因为父母守满三年丧而得到好评。河间惠王刘良为母亲服丧三年,还被汉哀帝表彰为“宗室仪表”,并“益封万户”。

  汉朝强调以孝治天下,是把孝道扭曲并推向极端的时代。自汉武帝“举孝廉”以来,那些追逐名声者,宁过之而无不及。东汉临淄人、人称“江巨孝”的江革,为母服孝三年后,仍不忍除服,郡太守派人为他除服。东汉东海王刘臻、濮阳县长袁绍,为母亲服丧三年礼毕,觉得当初父丧过于简陋,又重新为父亲服丧三年。

  从这些随意、混乱的服丧、丁忧、夺情现象来看,汉朝还没有形成固定的制度。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由家风家训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中国服饰沿革简明图表
下一篇:反正爱读书的孩子错不到哪儿去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