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孝经》序跋题识|孝经注序

家风家训 59 2020-11-28 14:49:45

 

历代《孝经》序跋题识|孝经注序

  书之为重于天下,莫如《十三经》,而人亦有昧然者,惟《孝经》则童而习之。人生无不读四子书者,惟《孝经》则先四子书而读之。岂非人皆爱其子,则教皆以孝习于少而读之最先?优游涵咏,以感发其天良。舍是书无以端蒙养者,固尽人而知之,而经义之精微,则未易以尽人而强之。此两浙中丞、可亭朱公有《孝经》之刻,取吴草庐定本而为之,广其注也。

历代《孝经》序跋题识|孝经注序

  《孝经》自秦火后与《书》《礼》《论语》并出于孔壁,流传至今,则汉诸儒之力居多。中间为隋末所乱,离析窜增,小有同异。唐开元厘正,序且注焉,是为《石台孝经》。后人读之,以天子而尊圣经,教天下以孝,有不想见其用意之深而远乎?朱子以《孝经》《大学》皆出于曾子,《大学》已分经传,遂以分《大学》者分《孝经》,而删所引《诗》《书》及后儒之所附会,定为《刊误》一书,其有功于夫子、曾子何如也!未及注释,深自惜之。唐开元之先,注《孝经》者,王肃、韦昭辈,不下百家。宋则司马君实之《指解》、范淳夫之《说》。其表表者,学者皆有取焉。元儒董鼎、朱申有《大义》、有《句解》,皆章疏而字训之。吴文正有云:“唐注宋疏,诸解虽详,义未明畅”,不其然乎!草庐隐布水谷,经解特多。其于《孝经》,则标曰“定本”,一从朱子《刊误》,庸亦有传,离为二或合而一,且删其可删,注疏则发所未发。虽朱子复生,其许可也必矣!世顾未尝尊信,可不谓为诎于一时者哉!

  今中丞公深于经学,政事外一编不去手。如《仪礼》《礼记》《大戴记》《张子全书》《朱子语录》,皆手校锓木。至于《孝经》,以吴文正定本为定书,不标目第,自署曰“朱某学”。公,大儒也、大臣也,而谦㧑若是。其注多从定本,间补一二,以广草庐明畅之意,使其经义得中于百世,不在是乎!

  公之出治也,以礼齐民。而爱人也,以孝教之。嗟乎!孝之道难言已。人占毕于髫年,昧经义于白首者,皆是也。则于是经也,犹夫食稻终身而不知稻之味也,非人所能强之也夫!安得可强者而强之也?

  康熙五十九年岁庚子季春,同学弟梁份序。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由家风家训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教书育人用心,是个好把式”
下一篇:一些教师为牟利铤而走险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