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国藩全集》第一期:曾国藩的生平之志

家风家训 34 2020-09-29 14:25:40

一、读书积淀知识

《曾国藩全集》第一期:曾国藩的生平之志


《曾国藩全集》第一期:曾国藩的生平之志

小时候的曾国藩不是一个聪明的孩子,他性格顽劣又十分内向,因长着一双似闭非闭的三角眼,把什么事都搁在心里盘算,因此,人们就给他起了个外号“闭眼蛇”。他就和一个普通的孩子一样,喜欢惹是生非,会砸了欺负他的人家里的鱼缸,也敢威胁土地爷给他看马。


但是尽管曾国藩“劣迹斑斑”,他在读书上面却从未懈怠。可以说,曾国藩打通科举路,靠的就是他从不间断的读书。


从屡考不中到仕途升迁,表面上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实际上是厚积薄发。笨拙的人没有智力资本,因此比别人更虚心;笨拙的人从小接受挫折教育,因此抗打击能力特别强;笨拙的人不懂取巧,遇到问题只知硬钻过去,因此不留死角。


所以,“笨拙”的曾国藩用看起来最慢的办法,一步一步攻克了科举这个难关。


道光十四年,曾国藩考中举人,于是便前往京城参加会试,希望能中进士并进入翰林院,然而到了道光十六年,已经参加了两次会试的曾国藩仍然落榜。他深感失望,但想到自己只有二十六岁,将来还有的是机会,因此,也就将这一时的挫折看得格外坦然了。


结束会试后,曾国藩收拾行装准备乘船回乡,但他的盘费已经所剩无几,路过淮宁时,他便借了时任知县的同乡易作梅一百两银子。


经过金陵时,曾国藩在书肆中看见一部精刻的二十三史,实在爱不释手,却要他身上所有的钱加在一起才买得起。所幸曾国藩已经买好船票,他便毅然买下那部二十三史,随后当了自己的冬衣,拼凑了回家的盘费。


到家以后,父亲曾竹亭见他衣箱里没有衣服只有书,询问缘由之后,他不仅没有对儿子加以责备,反而鼓励曾国藩,希望他能细心研读,欠款他会帮忙还清。曾国藩牢牢记住了父亲的话,从此清晨起床,半夜休息,一心埋头读书,几乎一年都没有出过家门。


道光十八年,曾国藩初入翰林院,大部分时间都很清闲,他便自订了十二条日课,“读史”就是其中的一条,并规定说:“廿三史每日十页,间断不孝。”这“间断不孝”四字,就是因父亲当年所说的话而起的。


在此期间,他还广泛阅览,勤作笔记,并将笔记分为五类,分别是“茶馀偶谈、过隙影、馈贫粮、诗文钞、诗文草”,亲自做手录和摘记。


曾国藩在京师也结识了不少良师益友,他们总是切磋扶持,就这样,日复一日的学习使他的学识大有长进。可以说,在京为官十二年,为曾国藩成为一代大儒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二、自省提升内在


三十岁之前的曾国藩是一个普通人,他努力读书考取功名,然而入仕之后,在人才济济的京师,他也只是普通一人。道光二十三年的一封家书中他说:“余少时天分不甚低,厥后日与庸鄙者处,全无所闻,窍被茅塞久矣。”


刚入仕时的曾国藩有很多大大小小的毛病,他乐于交往,喜欢热闹,经常“四处征逐”,这就导致他用在读书上面的时间变少。在日记中,他经常责备自己“宴起”“无恒”“太爱出门”。


除此之外,曾国藩脾气暴躁,为人也十分傲慢,常常固执己见、“高己卑人”,和人吵起架来也丝毫不顾及形象,“肆口谩骂,忿戾不顾,几于忘身及亲。”在官场上,他也常常语涉虚伪,喜欢给别人戴高帽子,又夸夸其谈,不懂装懂。


三十岁之前的曾国藩,除了比别人更用功读书之外,很多人性的恶习甚至比普通人还要突出。因为那时他的人生目标只是功名富贵、光宗耀祖。但是在京城结识了许多清风逸气的良友之后,他不觉自惭形秽,在三十岁这一年,他毅然立下了“学作圣人”之志。


曾国藩开始用写日记的方法来提升自己,每日在日记中“自省”,翻读他的日记,可知他忏悔自新的艰难。


道光二十二年十月初三日日记云:一早,心嚣然不静。……默坐,思此心经常有满腔生意,杂念幢幢,将何以极力扫却?勉之!


道光二十二年十月初七日日记云:本日说话太多,吃烟太多,故致困乏,都检点不出来,自治之疏甚矣!


他不但自己写,还把日记公开,通过亲人朋友的“跟帖”、“点评”来提示自己,用他的话说就是:“势必有所激,有所逼,才能有所成。”


从天资并不聪慧的普通人,变成后来“内圣外王”式的人物,成为清朝的“中兴之臣”,这与曾国藩注重自我修养,不断完善是分不开的。


一个人最难战胜的,就是自己。即使你自制力再强,也有被自己打败的时候。所以真正强大的人,不是向外显现力量,而是能放下身段,放低自己,不断从外界汲取力量。这正是曾国藩最智慧的地方。


从曾国藩身上,我们可以找到完善自我的途径。


第一就是先立志。苏轼在《晁错论》中道:“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曾国藩亦曾说过,立志譬如打地基,“古者英雄立事,必有基业。”他的成功第一步,就是立志。


第二是行动力。曾国藩在立志之后,一改之前“无恒”的作风,开始进行“日课”。但是习惯难改,曾国藩便采取渐进方式:“凡往日游戏随和之处,不能遽立崖岸,唯当往还渐稀,相见必敬,渐改征逐之习。”


第三就是不断地自我攻伐、自我砥砺。曾国藩以“求阙”命名自己的书房,从青年到老年,他一直生活在不停的自责中,不断寻求、针砭自己的缺点。只有这样,才能不断脱胎换骨、变化气质、增长本领。 


三、以尚拙取胜


咸丰二年,太平天国起义大规模爆发,尽管清政府从全国各地调兵来对付太平军,可是依然难以阻挡他们的攻势。


咸丰三年,丁忧在家的曾国藩接到皇帝谕旨,要求他在湖南当地团练兵马以抵抗太平天国。当时太平军已经攻陷武昌,长沙岌岌可危,曾国藩却因为母守孝而拒绝皇帝要求,于情于理他都需恪守孝道,不能在守孝期间主持团练。


然而国难当前,曾国藩又大志未谋,最终他在父亲和好友劝说下“出山”,顶着“不孝”的骂名,一手创立大名鼎鼎的湘军,从镇压各地小规模起义开始,先平定太平天国,后追剿捻军,在军事上展现出非常高的管理才能。


我们不禁要问,曾国藩文士出身,是怎样将湘军训练得所向披靡呢?


最根本的方法就是“结硬寨,打呆仗”。


湘军每攻打一个城市,并不急着跟太平军开战,而是修墙挖壕。第二日,往前推进一段路程后,又修墙挖壕,如同巨蟒缠人,用一道一道壕沟把城市困死。曾国藩攻城,不是一天两天,而是一年两年。等战争结束,城外地貌都被湘军彻底改变。


经过十一年的战斗,湘军攻破太平天国的首都南京,取得了与太平天国战争的全面胜利。曾国藩打武昌、打九江、打安庆、打南京,采用的全是“结硬寨,打呆仗”之法。


这种练兵方法,其实和曾国藩“尚拙”人生哲学是分不开的。他说:“天下之至拙,能胜天下之至巧。”正是与众不同的“笨拙”,成就了他非同一般的高明。笨到极致就是聪明,拙到极点就成了巧。真正的聪明人,都是知道下笨功夫的人。涓滴积累,水滴石穿,追求的是扎实彻底,一步一个脚印。


除此之外,湘军是一个有着自己独特风格的军队,与当时清朝的正规军队迥然不同。它首先是有精神的团队,这种有精神的团队也被许多国外的学者称之为“中国第一支有主义的军队”。 


湘军的训练项目中有一项是“训家规”,亦即“训作人之道”。其方法有二:一是亲自教谕,“每逢三八操演,集诸勇而教之,反复开说至千百语”。二是编写歌谣,考虑到受教育者多是没有多少文化知识的乡勇,曾国藩创造了一种通俗易懂的宣传形式——歌谣,亲自编写了《解散歌》、《爱民歌》等。


这种教育官兵的形式,不仅能够传授军事知识,还能灌输纪律教育,才使整个军队上下一心,团结起来打硬仗。


曾国藩用自己的“拙”做到了很多聪明人都做不到的事,在他去世之后,后人为他拟了一份挽联,概括了他的一生。


“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为师,为将,为相一完人。”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由家风家训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曾国藩《召悔》
下一篇:第二期:曾国藩家训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