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氏家训、祖训》

家风家训 69 2021-02-22 22:00:27

《卢氏家训》

敬祖宗

子孙之身,祖宗之所遗也。子孙永世得享。朝廷乐利之泽,祖宗积庆之所致也。不敬祖宗则忘本,忘本则枝叶不昌。故岁时祭祀,晨昏香火,必敬必恭,无缺无慢。至於立身修德,无忝所生,此尤敬祖宗之大本大原。凡我宗人念之念之。
 

《卢氏家训、祖训》

父母

十月怀胎,三年乳哺,推乾就湿,保抱抚摩,忧疾病,伺饥保,调寒暑,父母受尽万苦千辛,方得儿子成人长大。至于延师择配与贻谋之劳,且不具论。为子者即幸遇父母有寿,急急孝养,以报罔极之恩,至多亦不过二三十年耳。万一错过,殁后即披麻带孝,三牲五鼎,竟亦何裨?且孝则天佑,不孝则天谴,从来历历不爽。凡我宗人念之念之。
 

敬长上

长幼之叙,定於天人,忤长上是乱天之行也。须坐让席,行让路,口不得乱说,事不得乱专。贤智不敢先,富贵不敢加。谦恭逊顺,绝去骄傲放肆之态,方是为卑幼的道理。先哲云:幼而不肯事长,贱而不肯事贵,不肖而不肯事贤,谓之三不祥。近来风俗不好,子弟不肯安分循理,任情倨傲。行不让路,坐不让席,揖不低头,言不逊顺,曾不思尔将来也。做人尊长,尔做坏样子,亦将忤尔忤人,实所以自忤。凡我宗人念之念之。
 

友兄弟

兄弟同胞共乳,除却兄弟,更有谁亲。且从父母分形而来,兄弟之身总是父母之身,若兄弟相戕,是戕父母矣。不念兄弟,独不念父母乎。念及父母忍戕兄弟乎。勿听妻子离间,勿听外人撺掇。兄弟中纵有不是,大家逊让些何妨。若锱锱铢铢计较多寡,彼此相戕,则父母之心不安,死亦不能瞑目。诗云:兄弟既翕,和乐且耽。子曰:父母其顺矣乎。凡我宗人念之念之。
 

教子孙

人家有一贤子孙,则家门生色,有一不肖子孙,则家门遗羞。贤不肖岂由天定,总在教与不教。故为父母者,切不可不教子孙。自孩提时即教他礼法,稍长即教他孝悌忠信礼义廉耻,教他勤俭谨慎,教他读书识礼义,做个好人。不可骄养游荡,不可姑息浪费,有不如教便当责治。至若女子,亦当教他亲兄弟,务教以节孝廉耻。三从四德,纺绩针指、厨爨井臼,则长大适人,必成贤妇。如或不教,则儿女不才,为家门玷,谁实使然。凡我宗人念之念之。
 

节俭 

江海不能实漏卮,山林不能给野火,财止此数,而能供人之奢靡哉。一不节俭,即无限财产,一朝可尽。世之前为富室,后为窭人,往往皆由不节所致,节俭者治家之第一义也。饮食莫嫌蔬食,衣服莫嫌布素, 

房屋莫嫌湫隘,婚娶莫竞妆奁,死丧莫竞斋醮。晏客伏腊有时,不可常时群饮,设席数肴成礼,不必杯盘狼藉,多一事不如省一事,费一文不如节一文。凡我宗人念之念之。
 

戒好讼

言语相犯,财产相干,何时蔑有,要必从容理讲,毋便动气相争,如有不服,在外人则投鸣邻里,在本家则投鸣户长,自有公道处置。况我未必全是,彼未必全非,反而思之,忿气自息。乃有不肖子弟,听人教唆,便尔动气,便去府县告状,终日在府县前伺候,不免耽误生理。审问时毁冠囚首,肘步膝行,岂不丑绝,况且费用不赀。语曰:肥官瘦己。纵遇清官,干证差人,也要使费,歇家也要饭钱,又更要指称衙门打点钱。尝见刁顽之徒,惯喜告状,到底只得个光棍恶名,动遭上司访拿,倾家荡产,危矣哉。凡我宗人念之念之。
 

戒唆讼

人之好讼,虽其人之无良,总起於无赖者之教唆。盖无赖之徒,专以人之告状为酒肉之窟,为张威趁钱之门,故或两人本无甚怨,装出剖腹之情,而构成大嫌。本人尚可含容,捏作骑虎之势,而使之先发插名作证,便作主盟。两家索贿,反覆颠倒,弄讼者於掌股之上,不啻小儿,搅得乡村撩乱,鸡犬不安。渔讼者之财,破讼者之家。即讼者事后懊悔,亦摆他不去。若而人者,王法之所不容。即逃得王法,亦皇天之所必诛者也。凡我宗人念之念之。
 

安生理

人不论家贫家富,都要寻个活计,不然便是死道,不是生理。如士着实去读书,农着实去耕种,工着实去造作,商着实去经营。若生而愚鲁,不会读书,家道贫寒,无田可种,又无本钱做买卖,又不会做手艺,便与人佣工,替人挑担,也是生活。只要勤心苦力,安分守己,此中稳稳当当,便有无限受用。至若妇女,亦要勤纺绩,务针指,操井臼,不要好吃好;赞助丈夫,共成家业,方是贤妇。凡我宗人念之念之。
 

禁非为

无作非为。圣谕凛若星日,凡我宗族试看今时,作非为的或包搅钱粮,侵欺花费,究竟卖产赔补不足,卖及子孙,甚至性命不保。或摊场赌博,或群聚酣饮,倾败家业,因而陷死妻儿老小。或掇拐掏摸,或抢夺吓骗,或争斗撒泼,或毁廓侵坟,或占人田土,或伪造金银,或违禁准折,或干犯名义,或挟制官府,或嘱托赞剌,此皆亡身破家,受祸不浅。凡我宗人念之念之。

注:谦公,字吉甫,号芳菱,九世祖,生于嘉靖四十年(1562年)辛酉十一月初一。癸卯科乡试甲辰科进士,曾任知县、监察御史、副都御史、典北直学院巡安等职,卒崇祯八年(1636年)乙亥正月二十六日。
                                                                
(摘自五修《卢氏宗谱》第一卷)



 

(卢氏肇氏祖——傒公)
《卢氏祖训》

木有良楛,从绳乃直;人有顽秀,率教宜亟。爱立家规,以示成式;忠义遗风,是训是饬。父母生我,必当孝敬。读书者固知之,即习莱庸亦天性有之。仪文不可苟简,辞色不可乖张。其有赌钱、渔色、喜斗、健讼,私妻妾以逆父母者,家法示儆。不悛鸣惩,或父母溺情偏爱,合族以理婉劝,俾全天伦。
 

兄弟生同父母,亲如手足,弟固当敬兄,兄亦宜爱弟,同怀之谊,切不可忘。推之异母之弟昆,庶出之支派,以及从兄弟、再从兄弟、同宗不为服兄弟,溯源所自,实一本之亲,理宜痛痒相关,慎毋寇仇相视。其有听妻妾言,致乖骨肉者,合族排击之。
 

闺门妇女,宜分内外,不可男妇杂处。同居祖屋,各守房帏。子侄辈有故谒见,必正色庄言,如有败坏家规者,族长讯实惩之,斥令出谱。
 

人生世上,立品宜先。居家能为忠信之人,立朝乃为正直之士。毋论家产有无,读书当行善事。如有射利亲朋,武断乡曲,乃小善自足,不求上进,行止不端者,族长父兄痛加针砭,庶几变化气质,为宗族光。
 

男婚女嫁,称家有无。聘礼妆奁,原无一定成式,务当随分自尽。俾丰俭适中,不得过于豪奢,臻人訾议。至于婴孩襁褓,勿用绮纨;宴饭亲朋,勿逾五碗。不至俭不中礼,是家之福,而族中可永久遵循者。有不由此,众共非之。
 

坟墓祠宇,树木以荫子孙。先人方勤苦成之,后人当敬恭守之,是宜培养,不可斫伤。有如刍牧不禁,斤斧频加,甚而砍代鬻人,以渔小利者,合族勘实,罚以示惩。理谕不服,佥词鸣官法究。
 

右祖训六条,务宜父诫其子,兄勉其弟,庶在乡可称克家之肖子,在国亦不失为寡过之良民。敦睦可风,遵是道也。至如孝子顺孙,义夫节妇,朝庭时加优赍,家乘允宜表扬,唯冀族人,各敦实行焉。合族公识。

 

《卢氏家训》

一、尊祖宗。祖宗乃世族之源。无祖无宗则支系无根,齿次无依。故祖宗实乃世族兴盛、万代延续之基础。尊祖,本源远流长、昌宗耀支之正道。盖祖父坟墓,宜立碑志,四时祭扫,常年修整,不可忽缺,以表子孙诚敬,以示不忘根本。如有势族侵凌,必将力护,不使毁堕,此实敬宗护祖、怀先思进之大要。
 

二、爱祖国。人民、领土、主权,乃国之大要。不论任何世族,无国怎能繁衍,国衰则宗族难于昌盛。故吾族人,必须以国为重。凡各世子孙,必须认真遵纪守法,积极缴纳赋税;争先参与防止外敌入侵,保卫国家领土不受侵略;维护社会安定,锐意进取,为振兴中华贡献所有之力。
 

三、父母子女。父子乃人伦之首,父母慈爱,子孙贤孝,为国家昌盛之根本。为人父母,必须做到:教养嫁娶不分贵贱;导儿女从业习艺,勿论贤愚;据儿女之实况,使之各从善道,同务正业。凡为人子,首应知身体、骨肉受之父母,衣食、初知源于双亲。父规母教不可不从。敬父母,笃孝思,勤候问,善奉养,不能有所违缺。体父母之艰难,记老衰而常畏;顺以承欢,护以温怀。此父父、子子天伦睦爱之大端,兴家旺族之要义。凡吾族人,切记勿违。
 

四、夫妇与嫁娶。夫妇乃人伦之大端,夫义妇贤,家昌之本。所受所识,原本有异;既经结合,须同心同德,互敬互爱,同商互谅,相济而为。决不可仍从旧习,男尊女卑;亦不应撒疯放泼,展现淫威。望族人做男女平等、夫妇互敬之模范。娶妇但求淑女,勿论妆奁;择婿只配贤良,休分贵贱;妻贤夫祸少,家盛赖贤良。确为真理,不可怠忽。
 

五、兄弟姐妹。父母合,而后有兄弟姐妹。兄弟亲如手足,姐妹骨连十指,手足痛而道难行,十指伤而心痛悸;姐弟同胞,兄妹连袂。世虽艰难,但存大义,不因小隙而争闲气,不为财物而损骨肉。唇亡齿寒,常思兴衰之理。毋踵曹氏急煎同根、郑伯设谋害段之故伎。团结奋进,患难相济,举族幸甚。
 

六、朋友结交。立身达道,朋友无缺。可交之友,别亦实难。交朋结友,必本于义。能推心置腹、劝善规过者,乃正人君子,必应深交以求助。迷酒贪色,弄术变诈,投其所好,唆人为恶者,必坏心术而败名节,终而流为匪类。万望勤而为善,慎而远恶。
 

七、勤务本,多读书。从古至今,士达源于诗礼,宗昌实赖贤孙。家族兴旺书为本,祖宗业盛源自勤。凡我族人,必先勤农工,务根本,保衣食,求发展。各业善艺,务求精深。能作男女,身体力行。现代社会,文明发展。族人须认清形势,力趋奋进。教子女多读书,不论何业技艺,均应钻研精通。决不因家计不顾,而误子孙学业;应当学有所专,业有所持。
 

八、营农圃,谋生计。生养源于水土,谋食来自农渔。凡族人所有之土地、水泊、山岭、牧场,不应让其荒芜,务使地尽其力,物足其用。现代发展,不居一业,工、农、商、技,因人所善,各随体质,而为生计。为造福子孙,遗德社会,须力为营运,多精技艺,勇攀高峰,不遗余力。
 

九、禁淫邪,戒恶习。万恶淫为首。为仕者有职有权,为富者有闲有钱;若心术不正,游手好闲,仗势倚财,猎艳渔色,必将败人名节,坏人家庭。赌博,轻则争闲气,论输赢,勾心斗角,相互倾轧;重则结亲仇,引族怨,贻害子孙。赢时乃不劳之财,大肆挥霍;输时认倒霉晦运,梦想捞回;故至当家产,贷高利,卖儿女,典妻室,甚者作恶行凶,难以自拔。毒品源于外族,清朝输入,几至亡国破家。吸毒之危,如以卵击石,毁家绝嗣之大害,子孙宜切诫禁绝。弄虚作假,招摇撞骗。堕志气,惰性情,败坏道德,触犯刑律,祸及人己,贻害妻儿。拦路抢劫,杀人放火,实乃大恶。道德不许,国法难容。凡此种种,实皆败家损身,衰族亡国之大害,诫吾族人,远而不沽,见即规谏,毋使祸延。
 

十、积善行德,保护环境。修身养性,存善施仁。念亲情以存孝养,思交往出于至诚;仁以养德,俭以洁身。山清水秀,必人稠物丰;瘠土茅荒,怎种养生存。故宗族集居之处,必须蓄植林木,保护水源,爱护耕地,修整道路;改善住房条件,修复名胜古迹,以陶冶心性,高尚情趣。发扬团结友爱、忠厚诚实之良风,济贫困,扶孤寡,恤残疾,存弱小,以礼待人。不应逞一时之气,霸道强横;为一己之私,贻害大众。不应为求子孙富贵,听从江湖术士愚弄,图占他人祖坟宅地。结私怨,兴争讼,皆不可取。积善存仁,修心养德。我以实待人,人必诚对我;人成我就,护福无穷,何乐而不为。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由家风家训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天津人过年礼品
下一篇:传家宝·人事通|立身歌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