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匡氏家训、家规、族规》

家风家训 78 2021-02-21 23:54:45

匡氏家训、家规、族规
 



匡氏家训
 

躬行孝弟 
 

昔子舆氏云:孩提之童,无不知爱其亲;及其长也,无不知敬其兄;是爱敬
之良,人性所本具也。无如人为气禀所拘、习俗所染,把本来真心丧失,竟成不孝不弟之 人,即有时爱敬之良偶发,又不能就此而推广之,使念念如此、事事如此。呜呼!以极重极 大的事,反渐流于浮薄。故吾族子弟或士或农或工或商,于孝弟二字必须朝夕督令、着意 敦行,由一念积而至于念念,由一事积而至于事事。勿尚虚文,勿略细行,勿沽名而钓誊, 勿勤始而倦终。盖人能为孝子,然后能为悌弟;能为孝子、悌弟,然后犯乱俱泯。是孝弟乃 生人之本、百行之原,乌可视为泛常也哉?第孝有孝中节目,弟有弟中节目。如昏定晨省, 言语必顺,容貌必恭,衣食必丰,死丧必衰,这是孝中节目。如隅坐、随行、饮食,先让财 产,退后勿听妻孥而成嫌隙,勿因小忿而离骨肉,这是弟中节目。若能一一遵行,始虽勉 强,后成自然,家庭中纯是一团太和气象,而兴家发业又不足言矣。



谊笃宗族
 

夫宗族者,乃祖宗之分体也。虽有亲疏远近之不同,自祖宗看来总是一
脉。今人不知此种道理,往往视一本如路人,所以休戚不相关,饥寒不相恤,或以强凌弱, 或以富欺贫,或因一时小忿积成衅隙。由是宗族之内,不惟疏者疏,而亲者亦疏;不惟远 者远,而近者亦远。噫!此不睦之甚者也,若祖若宗其能瞑目于九泉乎?今我同族之人 务宜痛除此病,使一本九族血脉相通,疴痒相关。《书》曰:以亲九族。其谓是欤!然一族 之中,不能人人明理识义,全在为尊长的平日将源流道理细细讲明、殷殷劝勉。人虽至愚 至昧,自然良心感发,彼此相恤,遇困苦则给以衣食,遇嫁娶则助以资装,遇疾病则济以 医药,遇丧葬则代其措办,遇族人口角则公心调处,由是一族之内,尊卑大小相亲相爱, 而犹有不和不睦者,未之前闻。



和睦乡党
 

顾乡党之中,生齿日繁,比闾相接,使处置无道,则争讼易起,争讼起则风
俗薄。是故欲厚风俗,务在息争讼,欲息争讼,务在和乡党。然乡党固不可不和,而乡党又 最不易和,或田土相连就有损人利己之心,朝夕相见就有妇女诟谇之声。盖由平日物我 未化,知有己不知有人,所以一事之小必要定个胜负,一言之微务要见个高下,无怪夫里 巷之内,彼此相猜而报复之无已也。若乡党内知斯人徒与之说,群然尊齿恤孤、济□周 贫,其中纵有一二非礼相犯,便能情怒理遣,又复共相开释,令其自新,由是所见皆和颜 悦色之人,所行尽格薄从忠之事,则今日乡邻风俗之美非古比屋可封之俗也耶!况乡党 与我族世世相聚,我今日有势有力,可以欺人,安知势孤力弱时不转为他人所欺乎?此天 理循环之道,不可不察也。



严黜异端
 

自天地生民以来,有同具之心,即有共有之伦理。在人不过君臣父子,在
事不过礼乐政刑,在理不过性情道德,是之谓正学。人果崇正学,便能继往开来,为古今 所重赖之人。无如有异端者,流创为佛老之说,偏在身心伦常之外。高明者以虚无窅渺为 穷理,愚蠢者以轮流果报为便利,究之所言,皆邪僻之言。所行尽诡异之行,一人倡而众 人和,此正学之所以不明也。观于佛老二门,固足以坏正学;而今之异端,又不止于佛老, 即如白莲、无为等教愈足以煽惑人心,损坏风俗,是圣世所不容,王法所必诛者也。我族 父兄,当训诫其子弟,使言皆正言、行皆正行,于一切隐怪之事,摒斥必严,由是异端黜而 正学可崇矣。
 

 
妄行致戒
 

闻之父兄之教不先,子弟之率不谨,所以人当幼稚之时,成败所关,不可
忽也。为父兄者,必须及时开导,或讲先辈格言,或举今人行事,若者有切于伦常,务要力 行,不可放过;若者有损于身心,当要革除,不可轻试,即燕居之时,一举一动、一言一语, 皆当循规蹈矩,细行不谨,终累大德,此之谓也。每见人家子弟在幼时骄惰坏了,及到长 大肆欲妄行,非己所当做的事,彼偏要去做;其初稍知畏惧,尚在父兄面前遮掩,后来习 与性成,悍然不顾,即父兄亦可奈何;甚至心凶手滑,身犯刑法,累及父兄,害及宗族,人 皆说某家子弟不肖,岂知子弟之不肖,由父兄平时不教之故也。更可笑者,父兄爱子弟, 不啻珍宝而待,子弟反若路人。把子弟光阴放过,不知随时教训,任他养成气习,即有良 师益友,时加督责,却又内外护短,代为遮饰,师友见此等作为,只得歇手,后来弄得不稂 不莠、一事无成,流入匪类,是爱子弟者陷子弟也!夫至陷子弟于匪类,父兄未尝不悔,悔 无及矣。父兄又未尝不责,责亦晚矣。总之,父子至性深恩,心中虽有无限怜恤,外面却要 严厉,方得言语听从,迨后子弟成立,回思父兄一片□心,几番苦口,自不觉感激泣下。吾 族训子弟者,固不可不知,而吾族之子为子弟者,亦不可不体父兄之教也。
 

国课早完
 

从来非君子莫治野人,非野人莫养君子。立政立教,君子之所以治野人;
不缕粟米,野人之所以养君子也。自昔画井分野,任土作贡以来,大义攸昭,莫之或改矣。 无如一种顽梗之徒,不知上下之分,竟把朝廷钱粮置之不问,及到上人奉削星催严比,无 计可施,不得不贿胥徒抵塞一两卯、代责一两次,虽得稍宽一时,不知费了许多闲钱,而 正供依然为未妥,甚至抵餙不来,朝廷加以重刑,身体受其鞭挞,岂不是亏体辱亲,为不 孝之大者乎!若能先公后私,依限完纳。虽有差人,催我不着;虽有比较,论我不着。门外 无夜呼之吏,夫妻享田园之乐,何等气象,何等好处。况上人缓征薄敛,子惠元元,恩甚渥 矣。吾辈叔兄弟侄应体上人德意,与其为抗饷之顽户,曷若为守法之良民;与其抗饷而令 国法之及,曷若奉公以图朝夕之安,仔细思之,甚无忽此。  
 



湖南省祁东县 匡氏家规
 

    家之有规所以约束子弟,绵先德以昭来兹也。我房先世家有贤哲故浸昌浸炽保世滋,大多历年,所近来支分派衍,家规渐驰,恐无以绍述先德,爰商诸父老,立家规数条载入谱内,各宜遵守。

《匡氏家训、家规、族规》


敦孝悌

《匡氏家训、家规、族规》

孝悌为行仁之本,人不孝悌,纵有才华声势都无足取。古来圣经贤傅言:孝悌者可殚述其精,微曲至极乎?明天察地难概责之。凡人唯是为子者,于父母之前东温夏凉,昏定晨省,出必告,返必面,服劳奉养,俱可随分自尽,而尤以顺亲为要,盖人苟读书明理,幸遇父母贤智左右就养固无方也。设高年之人,心情偶偏,行事多舛,为子者当下气怡色,柔声以谏,即挞之流血而不敢怨,务期谕亲于道,孟子曰:“不得亲乎,不可以为人;不顺乎亲,不可以为子”即此意也。至兄弟乃父母一气所分,人不交于兄弟,即不孝于父母,故为兄者当爱其弟,为弟者当敬其兄。事兄之道随行隅坐仪节亦难尽,总以善让为主。今人兄弟不和,往往于财产起衅,驯之阋墙戈室者有之,愿吾族人为兄为弟共敦敬爱,于财产上彼此让多取少,勿以些小吃亏轻听妇言,则手足之谊自不至于参商,中庸言:兄弟既翁,即为父母之顺孝悌之道,岂在他求哉。


尚礼义

凡宗族繁盛著名于时者,不在富贵赫奕炫耀,乡邻惟子姓兄弟多贤达之人,服习名教表率,门内循理守法,不至逾越规矩,而邻里乡党薰其德而善良焉,斯望者知为礼仪之族,保世滋大自方兴未艾也,若聚族而处,徒恃人众财饶器凌不训,令人难近,则与互相何异?此岂亢宗保之道哉。愿吾族之人守先王之成法,尊祖宗之遗训,凡修身教家无论读书与否,总要讲明礼义二字,内而事亲从兄弟,外而应事接物循循雅饬本之以肫诚,出之以坦白,我无尔诈,尔无我虞,庶几孝友睦姻,任恤之风复见于今日矣。


训子弟

凡人家之兴衰,视乎子弟之贤否。子弟之贤否由于父母之教训。盖子弟中不教而善上智之资固不易得,教亦不善下愚之人亦不多有,大抵皆中材之人。教之则善,不教则流,于不善耳。教之之法自孩幼为始,子弟六、七岁便要上学读书,但吾族僻处一隅,向来俱未慎择蒙师,以致子弟资性高者,每多贻误。嗣后,务择通晓文理善于训深之人,丰其馆驿使教子弟,令之读书习字,讲明幼仪,至十余岁时,量其资质才力,如果记识悟性俱高,始令专习儒业,如仍平常,便令务农或习贸易或学手艺,务使各有职业,虽家道殷实,亦不可使之全无所事,流为游惰之民。至于子弟出入往来,尤须时刻稽查,提防匪类诱入饮博狭邪为害非浅。然昔人云:言行留好样与儿孙,盖父兄坊表既端,则子弟之率自谨,此又不可慎也。


笃宗族

范文正公尝曰:人家宗族繁衍子孙虽多,其始则一人之身也。既如吾族自思明公开派太和堂,虽居处不一,而自思明公视之则均是子孙。古人云:以父母之心为心,无不和之;兄弟以祖宗之心为心,无不和之。族人此语正堪深思所虑者,族大人多,或因田庐细故致起争端,或因意见各殊遂分朋党,祖宗在天之灵能无恫乎。自今以后,吾族人共体水源木本之意,无忘合爱同敬之情,德相劝,过相规,吉相庆,凶相吊,嚣凌既化,和气致祥,使人人称羡为名族,岂不美哉!


敬尊长

人生伦类甚多,不独门内事亲从兄当尽孝悌,凡三党班辈大于我者为尊,年纪大于我者为长。如父党则有服内诸伯叔父母姑姊堂兄,母党则有外祖父母、舅父母,妻党则有岳父母、岳祖父母,又如弟子之于业师,皆亲切尊长,事之当隆,其礼仪凡事恭敬退让,恂恂为谨,斯为卑幼之礼。若因贫富不齐亲疏不一,遂藐视尊长,倨傲鲜淟毫无忌惮,纵尊长无言,返之吾心亦自不安,况起衅召辱在所不免乎,且人事迁流转盼,我亦为人尊长,若遇卑幼待我无礼,亦自难堪。至于乡党宗族中凡有爵有齿有德者,虽班辈年纪与我相等,晋接之间俱要恭敬退让,不可轻慢。彼轻薄少年往往折福夭寿,吾族中子弟所当痛戒。至为尊长者亦当知自重自爱,遇卑幼以恩礼先之,不可倚分恃年辄行欺压卑幼图占便宜,亦不可亵狎嘲戏自取侮辱也。


睦邻里

人生居处自家庭而外,出门既是邻里,其中多系世姻旧好,故应相得无间,即泛常之人田地相连,樵牧相共,其情谊最亲,亦往往易伤,其相伤之故,多起于小利之人,凡事自家爱占便宜,立心不平,损人利己,以致忿争,又或因孩童无知,混取薪菜,或因牲畜偶放踏践田园,彼此口角,遂起衅端。不知邻里共在一起,起眼相见,若不和睦,便生出许多不美之处。自今以后,愿吾族人待邻里亦如待宗族之法,早晚出入务须情联意洽,休戚相关,凡事平心论理,不可忌刻凌暴,约束子弟家人照管牛羊鸡鸭,切勿侵损族人,不幸有意外之事,共同救护,无靠之人,设法扶持,如有应辨公事,大家量力出赀,不可因为利亦不可观望不前。富贵者勿欺贫贱,强众者勿凌弱寡。孟子所言:乡田同井,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持,庶几近之岂非仁里之风哉。


崇勤俭

人生世上士农工商,无论大小,各有本等职业,若无职业则为游惰之民,天地间一废人耳。然有职业而不勤,犹之乎无职业也。圣人云:敏则有功。韩子云:业精于勤。天下成立之人,未有不勤苦者;天下困穷之人,未有不懒惰者,此有一定之理。自今以后,愿吾族人,无论士农工商,务要各勤职业,早作夜思,专心致志,以期有成。自古言成家者必曰勤俭,盖二者相为表里。若勤而不俭,亦未有能成家者。吾族多系乡居,似无奢侈之习,但虑素有恒户之家,因婚姻丧祭诸事一时好胜未经细算,往往过费典田,借债负累日深,后渐至穷乏至贫人,经营勤苦仅敷衣食,或贪口腹之欲,饮食无厌,所入不敌所出,焉能蓄积赡家。嗣后,当念祖父创业艰难,子孙成守不易,于婚丧大事及服食器用俱敦朴素,勿尚虚名,节制谨度,常留余赀,庶几俯仰从容,不至有拮据之苦矣。


戒非为

人在世上属在编氓各有本身职业,全要安分守法,若于职业之外,妄作不善之事,则谓之非为,其事甚多,难以言尽。一部大清律,定为笞杖、徙流、死五等刑法,皆以禁民之非为也,然而人之陷于非为者往往起于细微,如饮酒、赌博、洋烟、光棍,其尤肇取咎戾之端也,盖好饮之人不务正业,日在酒肆中与酒徒共处,每于醉后不知自主,做出不善之事来,好赌者大半破家荡产,流为盗贼乞丐。至于洋烟荡家产、丧性命,其弊尤甚。又有一种无赖之人,假以族势,到处生风起浪,讹诈银钱,欺压善良,乃如之人谓之光棍,人所不齿。自今以后,愿吾族人父戒其子,兄勉其弟,各勤职业,慎勿游手好闲,致堕入败类,庶几怀刑寡过长安耕耘,为盛世良民,即为家门肖子矣。


息争讼

争斗构讼二端原是凶事,人所共知,而往往犯之者岂尽于不得已哉,大抵因银钱、田土、坟山、屋场、婚姻等事彼此各图些小便宜,不肯吃亏,又或因饮食礼节口角,微嫌一文不值之事,听信旁人挑唆,一时呈忿斗殴,或两家结讼无休。要知斗殴则死生莫保,结讼则输赢定,因此而丧心破家多矣。试思起初所占便宜能有几何,如略忍一时之气,可免无限烦恼,从来善于吃亏之人即善于受福之人。自今以后,愿吾族之人凡遇不平之事,自家立定主意,勿听播弄之言,回头一想,与其斗争讦讼,必至终凶,何如退步保全身家,自然大事化小,有事化无,长享和平之福矣。

 


匡氏族规 十则

一、崇宗敬祖

千枝归本 万流有源 寻根探祖 人理之常

缅怀祖先 竭祠祭祖 报本昭穆 追远之诚

继祖德厚 承前善行 启后成材 祀祖之恩


二、孝敬父母

生吾是本 育吾是根 言传身教 为师之范

家父慈母 恩重如山 返哺必泰 乃儿之任

敬老尊贤 骨肉相连 寸草春晖 赤子之心


三、和睦兄弟

生乃同胞 长乃同巢 依傍相互 骨肉之亲

兄弟同存 手足齐挥 真诚致上 共谋之勋

乡邻睦和 厚谊深情 奉亲爱友 仁义之上


四、培育后代

父生孝子 子传贤孙 代代相传 人伦之继

子幼须训 女少启教 生养育教 父母之责

子成功就 任重道远 立志报国 尽忠之重


五、寻亲联族

宗始一祖 族繁千派 千枝同本 万脉之源

避讳姓改 匡氏名原 光复正本 嗣启之愿

技派居异 亲情相爱 同舟共济 兴匡之邦


六、尊师敬贤

能者为师 行者为范 尊师重教 时代之风

学其所长 习有所成 真传谦学 礼教之兴

信义众敬 仁礼民遵 德品崇高 受人之赞


七、勤俭持家

勤劳致富 节俭生财 艰辛创业 兴家之宝

才智育人 懿恒持家 人旺家昌 宏发之光

富不奢华 贵须珍爱 男立女贤 幸福之家


八、遵纪守法

家规不违 国法不犯 遵纪守法 众人之夸

官清廉明 民奋图强 正本清源 匡翼之规

国泰业康 民顺居安 忧国忧民 兴国之路


九、戒禁祸患

禁戒不严 害人损财 嫖赌吸毒 罪祸之首

嫖乃偷情 赌为贪财 离亲伤情 后患之延

禁必严己 戒须恒心 为家为己 人生之选


十、立志正远

自爱人生 珍惜德才 谦诚嗜学 奋发之上

诚信志远 功成不居 助人解难 匡困之济

自强不息 谨言慎行 光明磊落 永树之德


 

匡氏 谕禁赌博》
 

 

赌博之害,人有皆知。沉迷之者,无能自拔。

朋友相劝,分道扬镳。亲人督教,反目成仇。

小赌退财,财尽作案。害已损人,社会忧患。

戒禁赌博,历代有文。屡降谕旨,则存其人。

禁约不严,死灰复燃。族民朋友,为已停手。

善待家亲,痛下决心。本人推荐,劝君习文。

雍正七年,谕禁赌博。此文极妙,大有疗效。

才高识广,文理品高。学者不厌,习者不赌。

光绪元年,列重文献,历朝府志,民族流传。

误乐能开心,赌博可忧心。凡事必有度,超度须返归。

把开心转伤心,更勿走向起歹心。仁礼道德人皆有,勤劳致富万事兴。

《谕禁赌博》是清朝雍正七年上谕文献。光绪元年《吉安府志》将此文列为重要文献辑存,1873年进士匡汝谐篡编《吉安县志》又将此文辑存该志。1993年《吉安县志》再次辑存。可见此文之最,年代久仰、内容特为重要,历朝辑存,代代适宜,利国利民,长治久安(下提供《谕禁赌博》原文)。




匡国安撰家训遣言与家谱序言

    就此笔砚,谨书下遗言。所嘱子孙,朝夕小心作为,但为父者,务要训其耕读,或做买卖,或学习手艺;女则训其纺织,学习针线,闺门中格外留心训教,切勿放纵。男女老幼,总要勤耕苦作。为弟兄者,一个忍让一个,切不可相生相斗,古云:弟兄孝和家豪富,妯娌孝和永不分。但我地方乃是瘦苦之地方,早晚总要将粪毛粪草为宝。早晚更要留心火烛。和睦众族老幼,倘族中有红白喜事,务要相助,切不可临时推诿。助人在先,而已有事,他人必定前来助还。途遇老幼乡党邻里,总要叫唤一声,方合道理。至于骑马者,恐遇年高老者或亲友,更要下马,方才有德,他人亦反称其德乎!更不可压贱欺贫。

    第一要者,早晚天地位前,祖先堂上,焚香二次,香前奉敬三揖,切勿短少;而土主神前,每月初一、十五日,天井中焚香二次,香毕须行三跪九叩礼,更不可短少此礼。第二要者,但为人之道,或自己豪富,或已有声势,切不可插入地方管理公务,虽自思正直公平,公务中系有许多利害、许多湾曲,乃无谅无边之宽阔也,先前亦有许多英雄豪富,至今亦不见其后焉。但为人之道,何必远行西天拜佛,而家中现有活佛三尊,常常叩拜供养,上天自然消灾宥罪。而年轻子弟行事须要正直,他人之东西什物切不可乱行取拿,一根草必问声讲好说明方才取得;至于吹赌两项更不可犯。如遇他人有事,于中须要劝解说散,切不可凑事。有一等人不惟不于中解非,反作两头之蛇,即有大过矣!有大罪矣!

    今将先后亡名,远近宗亲,存殁名号生庚,亡者埋葬何山、何地、何名,分枝发派,斟酌费心,并不敢胡写添减,而以后勿论那家子孙,默想先亡近祖,报其根本者,照此遵行。恐有董事之人,勿论老幼大小问其法则,须要一一告明,切不可乱行胡混。

    古言古语,雨水时际,切不可出门求财贸易;至干冬时又不可在家,即要往外贪求利益,勿许懈怠。而且寨边左右团转竹木,勿论谁家更不可乱行砍伐。

    今将所嘱之言开列于此,是为序。 

                                        匡国安 为龙江匡氏八世祖 



 

匡国安录为人处世格言

士君子成家容易,大丈夫立志何难。为人持身处世,大要立已当严,待人立恕。凡事退一步身自安稳,出言忍一句心自无忧;让他三分何等清闲,容忍片时何等自在;青山不管人间事,绿水何曾说是非;有人问我他人事,摆手摇头三不知。结交有道之人,断绝无义之友;饮清淡之茶,戒贪花色之酒;自开方便之门,紧闭是非之口。彼夫:倚()富欺贫之人不要作他,面是心非之人不要结他,时运未来之人不要贱他,不识高低之人不可采他,反面无情之人不可交他,饮酒不正之人不可请他,放刁撒泼之人不可听他,来历不明不人不可留他,年高有德之人不可漫他,知书识理之人不可轻他,得人恩义不可忘他,受人之托不可误他,生易买卖不可欺他,心如狼虎不可近他,无义之财不可取他,无衣无食不可笑他,不行正道不可学他,掷骨打牌不可看他,言语不定不可信他,忠厚老实不可哄他,积善修福不可毁他。

世人说我、量我、笑我、骂我,我只是忍他、让他、怕他、看他、耐他,再看几年,有他无他。

为人不敬父母,生甚么身;不敬神明,修甚么像;不敬圣贤,读甚么书;不敬天地,烧什么香;不惜字纸,求什么名;不明理义,求其么人;心田不好,念什么经;大秤小斗,作什么福;奸巧害人,朝什么山;各利心重,求什么子;居心恶毒,修什么善;难中不救,交什么友;急不周济,结什么亲;看破世情,争什么气;识破乾坤,认什么真;子孙不肖,买什么田;命中苦楚,逞什么能。

开口问他佯秋不采,有酒有肉不亲也亲,无酒无肉亲也不亲,急难之中何曾见人?

今生富贵,前世修成;眼前为人,总存好心;不在外懒,只要内勤;谨慎忠厚,过此浮生;若要寿长,除不杀生;时畏无常,买物放生;莫说无报,如影随行;一旦无常,何利何名?

诗曰:日落西山又转东,劝君行善莫行凶;船行江心稳掌舵,人争闲气一场。

 

匡国安  云南龙江匡氏八世祖

 
 

匡光宇示儿语
 

立身处世,勤俭为本,自强自立,好学上进;

脚踏实地,一步一印,团结协作,奋力创新,

谦虚谨逊,宠辱不惊;临危不惧,沉着冷静;

居安思危,意志坚定;教子严格,家风端正,

心怀大众,努力奉献:尊老爱幼,和睦里邻;

择善而从,爱护身心:言行必果,自有前程。

 
  

匡氏仲荣公分支族训
 

爱国爱家先德为铭、敬老扶幼睦族和邻

奋发图强崇学重耕、勤劳节俭清廉诚信

遵纪守法明耻知荣、敬业奉献开拓创新

 

 

 

匡立柏先生解读《匡氏族训》
 

匡氏族训:

匡扶正义,自强不息,治学修身,兴家济世。


指导思想:

激励族人,教育子孙,规范人生,感召他人。


族训含义:

“匡扶正义”——主持公道,伸张正义,弘扬正气,见义勇为。这是人的道德品质,是立身之本,做人之基。

“自强不息”——树雄心,立壮志。见可而进,坚韧不拔。努力奋斗,追求上进,永不懈怠,决不停息。这是中华民族精神,是人的意志品质,是事业成功的阶梯。

“治学修身”——善于学习,博采众长。才干由学而得,道德由学而进,事业由学而成。见贤思齐,修身立德,养成正确的为人处世的态度和健康的心理,形成优良的道德和坚强的意志及健全的人格,这是人的发展之源。

“兴家济世”——见善必迁,扶贫济困,助人为乐,奉献社会;家庭兴旺,家族繁荣,国家昌盛,促进社会和谐发展。





圣谕广训(清.康熙九年)  来源《修水匡氏宗谱》

圣谕广训一部珍藏族谱匣中,不许遗失,以为家规。现将十六条目录载后:

1、敦孝悌以重人伦。

2、笃宗族以昭雍睦。

3、和乡党以息争讼。

4、重农桑以足衣食。

5、尚节俭以惜财用。

6、隆学校以端士习。

7、黜异端以崇正学。

8、讲法律以儆愚顽。

9、明礼义以厚风俗。

10、务本业以定民志。

11、训子弟以禁非为。

12、息诬告以全善良。

13、诫匿逃以免株连。

14、完钱粮以省催科。

15、联保户以弭盗贼。

16、解仇忿以诫身命。





匡衡语录

    匡衡谓:《六经》者,圣人所以统天地之心、著善恶之归、明吉凶之分、通人道之正,使不悖于其本性者也。故审六艺之指,则人天之理可得而和,草木昆虫可得而育,此永永不易之道也。及《论语》、《孝经》,圣人言行之要,宜究其意。

    《汉书·匡衡传》记载匡衡疏云:“匹配之际,生民之始,万福之原。婚姻之礼正,然后品物遂而天命全。孔子论《诗》,一般都是以《关雎》为始。……此纲纪之首,王教之端也。”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由家风家训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清代皇后朝服朝褂
下一篇:历代《孝经》序跋题识|中文孝经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