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礼”:失传一千八百年的绝学

家风家训 15 2020-10-20 12:09:00

“容礼”:失传一千八百年的绝学

“容礼”:失传一千八百年的绝学

   所谓常礼,即日常礼仪的简称。常礼一名,虽古已有之,但当时主要是指某方面固定的、一般性的(常)礼仪规定。如郑康成在笺注《诗经·鸡鸣》“鸡既鸣矣,朝既盈矣”时说:“鸡鸣朝盈,夫人也君也可以起之常礼。”把常礼用作日常礼仪简称,始于《朱子家礼》。《朱子家礼》卷一通礼下有一段注文:“此篇所著,皆所谓居家日用之常礼,不可一日而不修者。”其内容包括祠堂、深衣制度、司马氏居家杂仪。李炳南先生撰《常礼举要》,即此种意义上的常礼。本书所谓常礼即用朱子之意。

“容礼”:失传一千八百年的绝学

  清代官员见面作揖行礼(资料图 图源网络)

  古代有所谓容礼(或威仪、曲礼),与常礼大抵相当,然又略有出入。汉初,经暴秦焚书之后,传礼者分为两派:一派传习经典,始于鲁高堂生,后来遂衍为礼学大宗;一派传习容礼,不通经,为鲁徐氏。贾谊《新书》有《容经》《容经语》专门介绍容礼,想来贾谊应该也传习容礼。汉代有容史、礼官大夫皆传习容礼,一直到东汉都传习不绝。魏晋以后,容礼传习不复见载于史册,容礼研究也告衰歇。

  直到清代江永才又注意到容礼的存在,在《乡党图考》中有一篇《容礼考》。而其巨著《礼书纲目》中有《曲礼》数卷,其实也属于容礼的内容。晚清,廖平撰《容经学凡例》,但只列出了编撰条例。从廖氏的叙述中,吾人可以断定他还停留在臆想的阶段,未曾真正着手编纂。如廖氏谓:“容经既分四目,今作为四巨册以归之,而下言容之事,复有十一门,则为志容一门子目,大约此条为详。”四巨册云云,实在有些夸诞。不过,其所列凡例确实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沈凤瀚(文倬)先生比较注意容礼考证,收入《宗周礼乐文明考论》。台湾学者鲁士春撰有《先秦容礼研究》一书,对容礼做过一番梳理。1993年出土的郭店楚简中有些篇章涉及到容礼,大陆学者又开始重视容礼的研究。彭林先生撰《论郭店楚简中的礼容》一文发其先声,指出礼容乃与礼义、礼器同等重要的科目。曹兄建墩《先秦礼制考》一书中也有专章论述。以上为容礼研究之大体情况。可见,自东汉以降,虽间有学者尚能注意容礼的研究,但容礼的传习一直未能真正开展。这是让人感到遗憾的事。

  吾人所以谓容礼与常礼大抵相当而又略有出入者,乃是因为容礼中有些内容非居家日用之常。如朝廷之容、丧纪之容、祭祀之容等显然不是日常生活中的常礼。吾人不妨把日常生活中的容礼命名为经容礼,而把朝廷、丧纪之类命名变容礼。故本书所述仅容礼中经容礼部分。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由家风家训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古代女子穿裙子是为了讲究礼节
下一篇:古代饮食礼仪介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