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梁村·示子弟帖|跋祖祠规条

家风家训 44 2021-02-21 21:54:25

导语:右家规十六条,乃世远所稽之于古,及闻之于今者,已正之父兄叔伯,以为可行。愿吾家长上,各以此勖其子弟,相规相劝。,

  【跋祖祠规条】

蔡梁村·示子弟帖|跋祖祠规条

  右家规十六条,乃世远所稽之于古,及闻之于今者,已正之父兄叔伯,以为可行。愿吾家长上,各以此勖其子弟,相规相劝。则人知尊祖敬宗,而相亲相睦之意,行乎其间矣!世远更推本平日父兄之训,以为众子弟勖曰:“凡人之所以为人者,在笃于伦理,而绝其自私自利之心而已”。薛文清公戒子书曰:“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伦理而已。”何谓伦?父子,君臣,夫妇,长幼,朋友,五者之伦序是也。何谓理?即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五者之天理是也。于伦理明而且尽,始得称为人。苟伦理一失,虽有人之名,实禽兽之行。仰贻天地凝形赋理之羞。俯为父母一气流传之玷。将何以自立于人世哉。文清公此言,极为亲切。世远窃谓伦理之亏,大抵由于自私自利。自私,则忌刻之心起,虽同祖共宗之人不免。自利,则止知有己,虽同气兄弟不顾。夫忌者,小人之尤。况施之于同祖共宗之人。利者,害德之物。乃至同气兄弟之间,因财业而生嫌隙。此真禽兽之不若也。尝见兄弟不和之人,其家必有死亡之忧。自古及今,无得脱者。人即不惧身入于禽兽,独不为祸患计耶。吾宗素奉祖宗之明训,凡所云云。皆不至是。然履霜坚冰,防其渐也。抑又闻之。人有常业,必兴其家。忠厚居心,天必福之。勿以气凌人。勿贪其非有。勿为赌荡不法之事。勿为游手无常之人。游手,则必入于匪类。赌荡,则将无所不至。古今来,未有好赌而不丧其品,破其家者。其事则卑污苟贱,贪鄙不堪。其归至为父母所不齿,妻子所厌恶。人每自知之而自蹈之,何邪?凡此数者,由于其人之趋向,关于自心之洗涤。虽父母且不能势禁,岂旁人所能理论。忝为一本之亲,有同祖共宗之谊。故不能以嘿嘿。饶舌及之。非敢为文以示戒也,至世远有过,吾父兄叔伯,必加严督,方有亲爱之心。或兄弟之间,以钱财而分畛域。或尊长之前,以亵狎而取侮慢。或恃己之势,夺人之有。或明犯礼法,以自取戾。吾兄弟叔伯,必切指其事而明训之。仍挞责于祖宗之前以示戒焉,可也。

蔡梁村·示子弟帖|跋祖祠规条


  【蔡梁村简介】

  蔡世远(1681~1734年),字闻之,号梁村。清漳浦县人。因世居漳浦梁山,学者称之为"梁山先生"。蔡世远生于世代书香之家,是宋代理学家蔡元鼎的后裔;祖父蔡而熤,是明代重臣、著名学者黄道周的学生;父亲蔡璧,拔贡生,任罗源县教谕,后受福建巡抚张伯行之聘主持福州鳌峰书院。

  蔡世远从小接受家训,努力学习宋代理学家周敦颐、张载、程颢、程颐、朱熹的遗著,还广泛学习各种经书,讲求经世之学。他以古代名人为学习榜样,认为学问起码要近似南宋的真希文(德秀),事业要近似北宋的范希文(仲淹),因而以"二希"作为自己的堂号。

  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蔡世远考中举人。翌年,张伯行见他年轻多才,请他主持校订先儒著作。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进京参加会试,得中进士,选入翰林院为庶吉士。在京期间,他得到福建同乡、大学士李光地的赏识,在李的启迪下,又对程朱理学作进一步探究,有了较深的造诣。

  康熙四十九年(1710年),蔡世远请假回乡省亲,途经浙江,听说漳、泉二州闹饥荒,便亲自向在浙同乡借款,并劝说他们捐钱买米几千石救济灾民;又请浙江巡抚放宽口禁,将粮食由海上运到漳、泉,平价卖给百姓。探亲期间,父亲去世,于是居家守制治丧。其间亲定族规,置大小宗祭田,对孤寡老人按月发给粮食,使他们免于冻饿。

  康熙五十三年(1714年),蔡世远服丧期满回京,但已超过原来所请的探亲假期。按朝廷新颁的诏令规定,翰林、科道官员假满未归者,作为自动超休处理。世远为丁父忧而超假,本应按照丁忧假例处理,可是朝廷不知此情,也将他作为自动超休处理。有人劝他向吏部说明情况,求请复职,世远却说:"吾闻古者受爵而让,未闻投牒以自申也,况吾实以假归,焉可诬乎?"结果,他被休致了。其时,康熙命李光地任总裁编纂《性理精义》,李便推荐世远任分修。翌年,书成,世远不以编纂之劳邀功,恰好又接到生母吴氏患病的消息,就向李光地告假回乡侍奉母亲。

  蔡世远回闽后,受聘到省城福州主持鳌峰书院,为福建培养人才。他到书院后,立学约:"以循序体察为致知之方,以敦本立诚为力行之要";而自己由"夙尚风节,敦行孝悌,好语经济,而一本于诚信",因此,"闽士慨然感兴于正学"。在他的培养下,很多人都有所成就,如乾隆时(1736年至1795年)著名的学者、宁化人雷翠亭,就是出自世远门下。世远在鳌峰书院教学一段时间,后因母亲逝世回家服丧。在漳浦家居期间,他又接受知县的聘请,到学堂讲学,听者常达几百人,甚至上千人。

  康熙六十年(1721年),台湾爆发朱一贵起义,蔡世远得悉朝廷将出师台湾,急忙修书给总督满保,建议他告诫入台清军不要随意杀人。台湾局势安定后,又建议有司要选用廉洁贤能的人出任地方官,使上下缉和,确保治安。这些建议都为总督满保所采纳,因此台湾人民颇受其惠。

  雍正元年(1723年),朝廷选拔经术德行兼优的学者任诸皇子侍读,蔡世远奉诏入京,授为翰林编修,直上书房,侍诸皇子读书。不久,迁为侍讲。雍正四年(1726年),又升为右庶子,再迁为侍讲学士。翌年,迁少詹事,再迁内阁学士,位列九卿。雍正六年(1728年),迁礼部侍郎,主持乡试、会试事务;同时充经筵讲官,兼管籍田、从耕,以及文武殿试读卷、校阅文艺等工作。这一时期,他专心致志辅导诸皇子学习,很少参加廷议。世远给诸皇子讲授四书五经及宋"五子"(即周、张、二程及朱)的理学,"必近而引之身心",说明为人处事必须"设诫而致行"的道理;在辅导皇子学习诸史及历代文学作品时,"则于兴亡治乱,君子小人消长,心迹异同,反复陈列,三致意焉。"当时兼任保傅的都是一些执政的大臣,他们无暇兼顾讲习,只有世远一人每日卯时入宫,酉时出宫,10余年风雨无间,深受世宗的赞许和诸执政大臣的好评。

  蔡世远在京和古文大家大学士方苞过从甚密,二人常纵论"民生之利病,吏治之得失,百物之息耗,士类之邪正"。门人陶太常初任职时,和几个同年去拜谒世远,世远便对他们着重指出《诗经·民劳篇》的要旨在"重戒诡随",说明做官必须爱民的道理,以及依附权势、搞阴谋诡计的可耻。

  雍正八年(1730年),福建总督高其倬参劾蔡世远的长子蔡长汉违反条例,私给船照。世远奏说:"臣子长汉现在京邸,此所给照,不知何人所为,但有臣官衔图书,非臣族姓,即臣戚属,请敕鞫治。"后经部议,他因失察被降一级调用。翌年,世宗下温谕,复其官职。时世远已卧病不起,世宗令太医为他诊治,所需珍贵药物皆由朝廷供给。世远病了1年多,终因医治无效,享年53岁。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由家风家训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历代《孝经》序跋题识|孝经传序
下一篇:伯 氏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