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潜庵·语录

家风家训 60 2021-02-22 21:30:26

导语:齐家之道,与治国不同。臣之在国也,有犯无隐。若以此道施之于家,则不可。家之中不得径行其直,须有委曲默为转移之法。,

  【语录】

汤潜庵·语录

  弘谋按:汤文正公,讲学以诚正为本。论事以忠孝为先。理学经济,彪炳、国史。语录所载,皆足以感发斯人之良心,而策其力学之志气,所宜切己体察者也。兹录其切于居家处世者,以为训。而吴中告谕之语,尤有关于风俗人心。故并录之。

汤潜庵·语录

  齐家之道,与治国不同。臣之在国也,有犯无隐。若以此道施之于家,则不可。家之中不得径行其直,须有委曲默为转移之法。

  齐家之道最难。周子云:“家亲而国与天下疏”。惟其亲故不可以义伤恩,又不可以恩掩义。然则教家者,亦惟渐渍化导而已,久当自变也。

  论义门郑氏曰:“礼义之心,必如此浃洽,方为善道。然非一朝一夕之故。”先生曰:“家道惟创始为难,久则相承。即间有不率,礼义之风已成,可观摩而化也”。

  孝子弟,只是令他读书。他有圣贤几句话在胸中,有时借圣贤言语,照他行事开导之。他便易有所悟处。课子溥等读书,尝至夜分不辍。曰:“吾非望汝蚤贵,少年儿宜使苦,苦则志定,将来不失足也。”

  先生临殁,漏下二鼓,犹戒子溥等曰:“孟子言乍见孺子入井,皆有怵惕恻隐之心。汝等当养此真心。真心时时发见,则可上与天通。若但依成规,袭外貌,终为乡愿,无益也。”

  年少登科,切勿自喜。见识未到,学问未足,一生吃亏在此。即使登高第,陟高位,庸庸碌碌,徒与草木同朽耳。往往老成之人,一入仕途,建立一二事,便足千古。由其阅历深也。

  彼此讲论,务要平心易气。即有不合,亦当再加详思。虚己商量。不可自以为是,过于激辨。舍己从人,取人为善,圣贤心传,正在于此。否则虽所论极是,亦见涵养功疏。况未必尽是乎?尤西川先生云:“让古人,是无志。”不让眼前人,是好胜。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吾辈发愤为学,必要实心改过。默默点检自己心事,默默克治自己病痛。若瞒昧此心,支吾外面。即严师胜友,朝夕从游,何益乎?

  每见朋友中,自己吝于改过,偏要议论人过。甚至数十年前偶误,常记在心,以为话柄。独不思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舜桀之分,只在一念转移。若向来所为是君子,一旦改行,即为小人矣。向来所为是小人,一旦改图,即为君子矣。岂可一一便弃,阻人自新之路。更有背后议人过失,当面反不肯尽言。此非独朋友之过。亦自己心地不忠厚,不光明,此过更为非细。以后会中朋友,偶有过失,即于静处,尽言相告,令其改图。即所闻未真,不妨当面一问,以释胸中之疑。不惟不可背后讲说。即在公会,亦不可对众言之,令彼难堪,反决然自弃。交砥互砺,日迈月征,庶几共为君子。先生抚吴时,问吴中上方山神最灵,祭赛最盛,起于何时。对曰:“相传是南宋时,传流到今。灵异之说,皆出乡里传说耳。”先生曰:“鬼神福善祸淫,治幽赞化。若来祭享者,方免其祸。不来祭享者,即降以灾。直与世间贪官行事一般,定是邪鬼决非正神。吾只是不信。”

  告谕曰,吴下风俗,每事浮夸粉饰,动多无益之费。外观富庶,内鲜盖藏。偶遇灾赡,救死不赡。如迎神赛会,搭台演戏一节,耗费尤甚,酿祸更深,此皆地方无赖棍徒,借祈年报赛为名,图饱贪腹。每至春时,出头敛财,排门科派。高搭戏台,哄动远近男妇,群聚往观。举国若狂,废时失业。田畴菜麦,蹂躏无遗。甚至拳勇恶少,寻衅斗狠。攘窃荒淫,迷失子女。每每祸端,难以悉数。本院窃为尔民计。以此无益之费,而周恤乡党亲族,刊布嘉言懿行。则人颂好善,积累阴功。何苦以终岁勤劬所获,轻掷于一日,曾有何益。

  又告谕曰,古昔盛时,士有庠序学校以乐其群。民有比闾族党以萃其涣。礼让行兴,风俗朴茂。迩来教化不明,人心陷溺。父兄之训戒不先,里党之薰陶无素。因之一善未闻,多以恶败。至于犯法,有司辄执三尺以绳之。轻则杖笞。重则绞斩。每岁谳狱之章,常至千余。本院昔承乏纶阁,阅诸曹奏牍。每至大狱,辄反覆不置。窃叹孰无父母,孰无妻子。一旦身罹刑辟,莫能救助,为之泣下。夫先王以刑弼教,非以刑为教也。一言不教,而惟刑是加,岂父母斯民之意乎。今奉命抚吴,见俗尚浮华。人情嚣诈。讦讼见于宗族。仇杀起于此闾。泰伯季子之风微,而专诸要离之习胜。欲挽回末俗,驯致醇良。条约频颁,未见省改。中夜思维,人心本善,岂尽下愚不移。从容渐摩,自当感动。乡约之法,最为近古。恭读上谕十六条。圣人之言,广大精微。修身齐家之道,迁善远罪之方,总不外此。官吏定期,每月朔望,会集士民于公所。其乡镇等处,各择一空阔祠宇。选年高有德,为乡人所重者,敬谨讲说。务要明白痛切,使人感动,平居无事。则互相叮咛。一有过恶,则彼此讦责。共存天理。共守王法。孝亲敬长。讲信修睦。敦尚朴实。解息忿争。无负圣天子尚德缓刑,化民成俗至意。


  【汤潜庵简介】

  汤斌(1627年-1687年),字孔伯,号荆岘,晚号潜庵。河南睢州(今河南睢县)人,清朝政治家、理学家暨书法家,官至工部尚书,卒谥文正。汤斌一生清正廉明,是实践朱学理论的倡导者,所到之处体恤民艰,弊绝风清,政绩斐然,被尊为"理学名臣"。

  汤斌以汉人知识分子身份早期入仕满清并大力推行清政府的抑汉文化政策,禁坊间出版物。学者称其"以伪行宋学",而"配享仲尼",从此"伪学之风昌",是"伪道学"。"江之屏《宋学渊源记》,不录高位者一人,自汤斌、二魏、熊赐履、张伯行之徒,下至陆陇其辈,靡不见黜。…诚谓媚于胡族,得登腆仕者,不足与于理学之林也。" (章太炎《自述学术次第》)"至于华歆、谯周、汤斌、郑孝胥之流,虽耳闻圣人之教,口诵圣贤之书,而终为名教之罪人。"(《无病斋札记》)

  康熙帝指责汤斌、李光地为伪道学,说其以帝王之好恶为瞻而变易其说,甚至指斥"汉人行径殊为可耻"。[2] 雍正十年,"文字狱"酷烈,杰出有骨气的理学大家吕留良被戮尸并抄斩满门,而恭顺满清的汤斌被满清作为知识分子的正面典型树立弘扬,入祀贤良祠,谥"文正",继又从祀文庙。著有《汤子遗书》。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由家风家训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类:家教典籍 标题:汤潜庵·语录 标签圣贤 理学 吴中
上一篇:瑶族节日—舞火狗节来源
下一篇:《卢氏家训、祖训》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